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视野 >> 文章正文
保险单中“特别约定条款”的法律效力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姜洪波  来源:  阅读:

“特别约定”,特别注意

——对一全车盗抢险合同纠纷仲裁案的评析
姜洪波
  

案情:
  2005年2月3日,李某以135500元的价格购买小客车一辆,并于当日到某保险公司投保了车辆保险。投保的险种是车损险、第三者责任险、全车盗抢险和车上人员责任险四种,保险期限一年(从2005年2月4日零时起至2006年2月3日24时止)。保险公司收取了李某上述四个险种的保险费共计3555.16元,并随即向李某提供了保险单。保险单载明全车盗抢险的赔偿限额为135500元。同日,申请人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办理了车辆注册登记,领取了车牌照。2005年10月25日晚,李某将车停放在自家楼下,第二天早晨发现车辆被盗,即刻向公安部门及保险公司报案。三个月后案件未破,被盗车辆未能追回。李某要求保险公司赔偿。保险公司向李某出具了拒赔通知书,理由是李某没有在挂牌后到保险公司办理车牌批改,违背了保险单中“盗抢险自取得正式车牌照并到本公司办理牌照批改之日起生效,保险止期不变”的特别约定。李某遂根据保险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向笔者所在的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
  观点:
  对于保险公司应否理赔,仲裁庭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保险公司不应当承担理赔义务。理由是:李某已在投保单投保人声明栏中签字,视为认可作为保险合同组成部分特别约定条款的效力。因此关于“盗抢险自取得正式车牌照并到本公司办理牌照批改之日起生效,保险止期不变”的特别约定为有效条款,且李某在拿到保险单后并未提出异议,可进一步推定其认可了保险单中载明的特别约定。所以,保险公司关于拒赔的抗辩理由成立,不应理赔。
  第二种观点认为,特别约定条款对李某不发生法律效力,保险公司应当予以理赔。理由是:李某在庭审中陈述其在填写投保单时,特别约定一栏是空白的,保险单上的特别约定内容是保险公司后来加上的。李某主张的事实有当时的保险代理人陈某的证言加以证明。李某的陈述与陈某的证言相互印证,可以认定特别约定条款是保险公司单方面的意思表示,对李某不发生法律效力。因此,保险公司应予以理赔。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具体分析如下:
  一、一般保险合同中特别约定条款的性质及作用
  我国《保险法》第20条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在前条规定的保险合同事项外,可以就与保险有关的其他事项作出约定。”此条规定是保险条款特别约定得以存在的法律依据。保险合同特约条款是指保险人与投保人在保险合同基本条款之外自由约定的条款,是属于格式条款以外的条款。特约条款可以解决基本保险条款与投保人个体需求不相适应的问题,可以使保险合同更符合投保人的具体情况,投保人如有某些特殊的保险需求或相关要求,可以申请以特约条款的形式,明确有关内容。保险人也可以根据投保人的特殊情况要求以特约条款形式作出特别约定。但特约条款必须建立在双方协商的基础上,投保人在投保单上及保险单送达回执上签字,视为对保险条款及特约条款的认可与接受。保险特约条款必须遵循民法、合同法及保险法的基本原则,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否则,特约条款不受法律保护。
  二、本案保险合同特别约定条款的实质
  本案特别约定条款“盗抢险自取得正式车牌照并到本公司办理牌照批改之日起生效,保险止期不变”,是盗抢险附条件的生效条款,其作用是免除了保险公司在李某到其处办理牌照批改前发生的盗抢险的赔偿责任,实质上是责任免除条款。
  责任免除条款是对保险公司极为有利而对投保人极为不利的约定。为了确保投保人的利益不受损害,体现法律的公平原则,《保险法》对责任免除条款的效力作出了限制性规定。《保险法》第18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如何认定保险人是否已经尽到了“明确说明”的义务?2000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法研[2000]5号的批复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该司法解释指出,这里所规定的“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做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2003年12月8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保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第11条在吸收了上述司法解释内容的基础上,更明确规定:“保险人对是否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承担举证责任。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本身,不能证明保险人履行了说明义务。”
  三、对本案保险合同特别约定条款的效力的认定
  对本案保险合同特别约定条款效力的认定是本案的焦点。特别约定条款必须经投保人与保险人充分协商,体现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这样的特别约定条款才会被认定有效。本案投保人在填写投保单时未见到特别约定在保险单中出现,应认定特别约定的内容是保险公司单方面的意思表示,不能成为合同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对投保人不具有法律约束力。退一步讲,即便对保险代理人陈某的证言不予采信,根据以上对责任免除条款的法律规定,结合本案保险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对于特别约定的内容履行了明确说明的义务。因此,仲裁庭亦应认定特别约定的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保险公司的抗辩理由不成立,应根据保险合同的相关约定承担理赔的义务。
  四、本案对投保人和保险人的启示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私家车数量越来越多。买了车就要买保险。投保人在投保时对于特别约定条款必须特别注意。应该在投保前咨询清楚,同时在收到保险单时特别注意一下在内容上有无限制性的“特别约定”,以免日后维护自己利益时障碍重重。
对于保险人来说,如果保险合同确须有特别约定的内容,也应特别注意须经双方协商同意,内容不得违背法律强制性规定,并且在投保人投保时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履行明确说明的义务。

 作者单位:绍兴仲裁委员会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土地合作开发协议书
·在新形势下最高人民法院..
·山东省国家机关、企业、..
·新版《机动车商业保险行..
·机动车商业保险行业基本..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
·民间借贷未约定利率的,..
·全国各地省市2008年人身..
·保险单中“特别约定条款..
·机动车商业保险行业基本..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